咨询热线:13761192757
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业内资讯 >

律师介绍

Profile 郭兵,上海律师,复旦大学法律硕士。长期研究关注婚姻家事领域的法律法规、司法实践,特别对离婚财产分割、离婚后拆迁房产纠纷、离婚财产中股权、股票、基金、合伙份额分割、离婚后共同债务处理、夫妻共同财产被查封等纠纷研究较深,为众多当事人提供婚姻家事领域的法律咨询及法律建议。... 详细>>

联系我们

郭兵律师

手机号码:13761192757

邮箱地址:441899027@qq.com

上海市黄浦区湖滨路150号

业内资讯

31省份婚姻大数据哪个省份离婚人数最多?答案是河南

疫情一年,结婚人数有何变化?

民政部数据显示,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数据为813.1万对。这是继2019年跌破1000万对大关后,再次跌破900万大关。这也是2003年以来的新低,仅为最高峰2013年的60%。

结婚登记连续两年大幅下滑

结婚人数连续两年大幅下滑,主要原因在于适婚人群总量减少。

当前,25~29岁仍是主要结婚年龄,对应的是1991年~1995年的出生人口。从近四十年数据看,我国出生人口在经历1987年这一近40年的最高峰(2508万)之后,连续多年下行:1991年跌破2300万; 1994年跌破2100万;1998年更是跌破2000万大关。

可以预见,随着“95后”乃至“00后”陆续进入婚育阶段,结婚人数还会进一步下滑。

除了适婚年龄减少的主要因素外,还有一些客观因素影响了婚恋,例如疫情。来自东北、在深圳上班的“90后”李小姐说,2020年一季度因为疫情,基本都宅在家。一些线下交友活动也受到了较大影响。

经常在广州天河公园锻炼的王先生说,广州天河公园的相亲角,疫情之前每个周末各种征婚挂牌信息密密麻麻,人山人海。疫情之后,整体规模小了很多。

此外,受教育程度提高、大城市化、经济压力以及婚恋观念变化,也使得结婚年龄不断推迟,晚婚甚至不婚的人越来越多。

智联招聘日前发布的《2021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》显示,关于未婚职场人不打算结婚的原因,64.1%的女性受访者表示“婚姻不是必选项”,其次是占比43.5%的“担心因结婚而降低生活质量”;对于男性来说,“经济条件不支持”为首因,占比53.6%。

单身群体正不断壮大。有媒体报道称,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达2.4亿人;其中有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,预计到2021年,这一数字会上升到9200万。单身经济也随之崛起,对房地产等行业都产生巨大影响。

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分院院长张波对第一财经分析,结婚人群减少,对于房地产的影响会直接和深远。一方面,因结婚而购房的人群会减少,单身购房人群会有所增多,房地产供应的户型和面积在不同城市和区域将会出现分化。因此需要在产品规划层面有一定前瞻性。另一方面,结婚数量减少,也会导致出生率不断降低,加之人口向大型城市群和都市圈集中,导致未来市场需求出现明显分化。


广东结婚人数最多,山东仅第五

从31个省份数据看,结婚对数前十名的省份分别是广东、河南、四川、江苏、山东、安徽、河北、湖南、云南和湖北。总体上看,结婚人数多少,与各地的人口总量尤其是户籍人口总量有关,也与各地人口年龄结构密切相关。

广东以63.3万对位居第一。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广东是常住人口第一大省,同时,年轻人占比高,适婚群体也比较多。

户籍人口第一大省河南以62.5万对位居第二。不过,第三经济大省山东虽然总人口过亿,户籍人口也不少,但2020年结婚人数仅为48.7万对,排在广东、河南、四川、江苏之后,仅位列第五。

山东结婚对数少,与人口外流有关。尤其是不少年轻人,通过考学、就业等形式,到了京津冀、长三角、广东等地。数据显示,2017~2019年,山东人口净流出分别为41.97万人、19.55万人、19.93万人,近三年合计净流出高达81.45万人。若拉长时间线看,2014~2019年6年间,山东人口净流出达105.78万人。

目前,山东人口年龄结构呈现“两头高、中间低”的特征:15~64岁的人口占比仅为66.49%,是四个经济大省中唯一一个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省份,在全国各省份中也仅高于贵州,位居全国倒数第二。年轻人口占比低,结婚的人数自然也就比较少。

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,山东的传统产业占比较高,煤、钢等重化工业突出,新兴产业与广东、苏浙差距较大。传统能源重化产业吸引的年轻人也较少。

河南离婚人数最多,东北离结比最高

从离婚对数看,位居前十的省份是河南、四川、江苏、广东、山东、安徽、河北、湖南、湖北和辽宁。其中,前7个省份都超过20万对。

需要说明的是,相比结婚登记,离婚有民政部门登记离婚和法院判决、调解离婚两种途径,这里统计的是民政部门登记离婚的数据,是离婚总人数的主体。

从数据看,河南超过27万对,位居离婚人数榜第一。第二名的四川与河南差距很小,不到1万对。江苏以23.4万对位居第三。

相比之下,结婚人数位居全国第一的广东,离婚对数仅位居第四,比河南少了近5万对。彭澎分析称,广东虽然城市化率高,拥有广州、深圳两大一线城市,但婚姻观念相对传统保守。

有部分省份,离婚人数排名明显高于结婚人数排名。其中,辽宁结婚人数位居全国第16,但离婚人数位居第10;黑龙江结婚人数位居第21,离婚人数位居第13;重庆结婚人数位居第18,离婚人数位居第11;吉林结婚人数位居第23,离婚人数位居第19;天津结婚人数第27,离婚人数位居第23。


当年“离结比”也是一个重要参照。需要说明的是,“离结比”不能等同于离婚率(某年的离婚率=某年离婚对数/某年的平均人口数×1000‰)。不过,用某一年的“离结比”,可以反映区域人口结构。尤其是,人口老龄化程度较高,户籍人口中年轻人口占比较低,势必影响结婚人数,当年“离结比”也会比较高,因为作为分母的结婚对数较小。此外,由于最新公布的2020年离婚人数暂未包括法院判决、调解离婚的人数,因此统计的“离结比”总体上会比最终数据略低一些。

天津、黑龙江和吉林“离结比”位居前三。其中,天津和黑龙江都超过了70%。从区域看,东北地区这一比例都比较靠前。

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对第一财经分析,这一比例也反映了东北的年龄结构问题。尤其是年轻人口外流,不少人跑到东部沿海就业,户籍也迁走了,适婚的青年人比较少。相比之下,中老年人占比较大,虽然也有一定流动性,但户籍主要还在老家,离婚率也会高一些。

目前东北三省的人口都出现净流出。其中,2019年黑龙江净流出17.99万人,吉林净流出11.03万人,辽宁净流出4.11万人。

此外,东北的工业化和城镇化都比较早,城镇化率比较高,受教育程度比较高,选择单身、不婚的人也较为普遍。

此外,思想观念也会影响东北的离婚率。衣保中分析,东北本身就是一个移民区域,乡土、家族观念相对没有南方那么浓厚,东北的人口流动比较大,不少夫妻长期两地分居,也较容易导致离婚。

联系地址: 上海市黄浦区湖滨路150号

Copyright © 2020 上海专业离婚律师 All Rights Reserved 

技术支持:点搜科技

添加微信×

扫一扫加微信咨询